2021年4月21日

麻豆传媒舅舅侄女吃年夜饭篇

作者 彩16分分彩

阮明姿想通之后,便把这事给抛到了脑后。

今儿爬了半座山,着实有些累了。

阮明姿重新躺在榻上,迷迷糊糊对小廿道:“我眯一会儿,若是奶奶那边有人来找,你记得叫我起来。”

小廿应了一声,又帮阮明姿把这厢房里的铺盖拉起来,盖在身上。

这铺盖应是晒过的,松松软软,又沉甸甸的,好盖的很。

像是带着一股松柏清冽的香味。

阮明姿很快就陷入了黑甜梦乡。

然而没过多久,外头却传来了敲门声。

小廿皱了皱眉,这敲门声没有半分韵律感,一听就知道不是平阳侯老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立夏或者白露。

但,这日月寺里,还会有谁来找她们小姐呢?

小廿走到门前,隔了门,低声问:“门外是谁?”

门外的人愣了下,随即声音便娇娇软软道:“小丫鬟,跟你家公子说,是我方金桃来给他松送好吃的。”

白纱笼罩下的少女娇躯迷人

小廿一听是方才那个方金桃,直接拒绝了:“方小姐,我家公子已经休息了。”

方金桃却不懂旁人的拒绝为何物一样,依旧娇滴滴道:“小丫鬟,那你让我进去,把东西给你家公子放下我就走。”

小廿皱了皱眉,依旧没有半分退让:“方小姐,我说了,我家公子休息了。你过会儿再来找吧。”

说完,她便转身走开了。

一般人,听到旁人拒绝的话都这般直白了,也就走了。但这方金桃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回路哪里跟常人不一样,就跟没听见这话一样,又娇滴滴隔着门唤了几声“公子”。

小廿攥着拳头,强忍住出去把那叫方金桃的给丢出去的冲动。

然而方金桃却又不死心,走到那厢房旁边临着走廊的窗户那,竟是要直接上手戳窗户纸,准备偷看了。

只是方金桃那手指刚戳进来,便被小廿给紧紧攥住了。

小廿的声音冷冷的:“方姑娘自重。”

方金桃声音顿时拔了一个调:“公子!公子救我!有人非礼我!”

小廿是真的没想到还有这等人,她立马松开方金桃的手指,改握为拍,将力从方金桃那两根手指上传了过去。

方金桃一时站不稳,踉跄几步,往后一跌,只听得什么东西,瓶瓶罐罐的摔碎了一地,动静不小。

阮明姿一下子就惊醒了。

她醒来就见到小廿有些歉意的脸,讶然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小廿飞快的把方金桃过来骚扰的事说了一遍。

阮明姿有些头疼的按了按眉心:“我出去看看。”

平阳侯老夫人就在隔壁厢房午歇呢,别让这个方金桃把平阳侯老夫人给吵到了。

然而阮明姿推开门出去的时候,立夏也推门出来看。

“奶奶醒了?”阮明姿压低了声音问立夏。

立夏轻轻摇头:“奴婢出来看看什么情况,老夫人被吵得睡得不安生。”

阮明姿脸色微微一沉,看向走廊里那还跌坐在地上的方金桃:“方姑娘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方金桃一脸的委屈,裙摆上也沾上了不少摔在地上碎了的茶水,娇柔的声音里故意带上了几分哭腔:“人家,人家只是想来给你送些茶点罢了。公子,你那丫鬟也太善妒了些,说什么都不让人家进门。”

这会儿就先告上状了。

阮明姿皱了皱眉,她道:“你先起来,好好说话。”

方金桃伸出一只手:“人家因公子摔了,要求公子扶一下,不过分吧?”

若是男子,其实这还是有些不太合礼仪。

不过阮明姿本身就不是男的,她只盯着看了下方金桃的手,便慢吞吞的伸出手去,将方金桃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方金桃趁势抱了一把阮明姿的腰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!”一个男声吼道。

方金桃那得意的笑顿时僵在了脸上,她浑身都颤了颤,干巴巴的唤了一声“余郎。”

阮明姿顺着声音看去,却发现小院拱门那站了个身材极为粗壮的汉子,正怒目而视。

阮明姿发现,这男子还并非先前方金桃在院子里与之纠缠的那个。

“好啊!我就听说,你这个不守妇道的,又跑来这日月寺跟你的情郎厮混!”那粗壮汉子愤怒的吼道,“就是这个小白脸?!他到底哪里比我好了!?”

方金桃赶紧松开阮明姿:“余郎,你听人家解释……”

粗壮汉子大步上前,愤怒的他双眼都已经红了,“什么解释?!我亲眼所见,你这贱人大庭广众之下跟这个小白脸搂搂抱抱的!还有什么好解释的?!”

说着,他便要去推搡阮明姿。

小廿哪里能让那汉子得逞,她挡在阮明姿前面,一掌就把那汉子直接给击退了,很不高兴道:“有话就说话,动手动脚的做什么!”

那汉子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瘦弱的小丫鬟给一巴掌推了回来,脸都涨红了,他吼道:“让开!你知道我是什么人?!我家姑母可是镇边大将军夫人!不是你能惹得起的!”

“哦?镇边大将军夫人的侄子?可真是威风。”平阳侯老夫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穿戴好了,正站在门外,眼神凛然,看向那粗壮的汉子。

那粗壮的汉子见一个寻常富家老太太打扮的老妇人站了出来,倒也没太放在心上,只冷哼道:“知道就好!我的未婚妻同这个小白脸勾勾搭搭的,难道我还不能揍他一顿吗!”

说着,又扬起了拳头。

小廿直接胳膊格挡住那拳头,另一只手,以掌为拳,击在那粗壮汉子的腰间,直接将那汉子给击退了数米!

若非那粗壮汉子后背碰到了栏杆止住了那股倒退的势头,这会儿指不定要如何狼狈了!

那粗壮汉子这次是真的红了眼:“我看你们是非要同我姑姑作对不成?!”

平阳侯老妇人这下是真的恼了,脸上满是怒意:“好啊!你让你姑姑来同我说。我倒要看看,镇边大将军夫人是如何威风,来欺负我这一品诰命的孙女儿!”

那粗壮汉子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看向方金桃。

他还以为老夫人说的是方金桃!